您是本网站第   位访问者

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风险警示通报选编

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风险警示通报选编

转载自:梧桐live

 

关于上市公司进一步规范完工百分比法应用的监管通报

发布时间:2014-01-07

来源: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

辖区各上市公司:

北京辖区创业板和中小板公司中,收入确认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的公司较多,主要集中在软件开发、技术服务类公司。我局在日常监管和现场检查中,发现该类公司在执行完工百分比法中问题较为突出。现以A公司为案例,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基本情况和问题

 

A公司是一家软件开发类上市公司,为特定客户提供一体化电子解决方案,在2011年、2012年收入和净利润均实现较大增长。2013年我局在对公司的现场检查中发现,公司收入确认采用完工百分比法核算,但由于公司财务基础薄弱、项目预算管理体系落后,在财务核算方面出现较多问题。

 

1.收入确认缺乏充分的依据

 

公司收入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的,完工进度应有充分的内外部客观证据。但在现场检查中发现,A公司在取得外部客户验收单据后确认完工进度,但诸如工程进度单等外部证据存在收集不完整,未明确完工进度所涵盖期间,客户签字未签署日期,内外部证据不一致等问题,证据效力不足。

 

我局在日常监管和现场检查中还发现,部分公司收入确认时点为按合同约定或工程实际进度获得客户确认单,而不是在每个资产负债表日(如按季度)为固定的收入确认期间;部分公司由于弱势,无法获取充分的外部客观证据,但内部也不能提供详实的工作量或完工进度的确认依据,收入确认缺乏充分的依据。

 

2.完工进度确认不准确

多数企业以累计实际发生的合同成本占合同预计总成本的比例确定完工进度。完工进度准确性涉及两方面:一是累计已发生成本的准确性与完整性,二是项目预计总成本的合理性与可执行度。对于累计已发生成本,公司由于人工成本的归集和分配不够准确,以及分包(外协)成本不能及时、准确入账,影响了累计已发生成本的准确性和完整性。项目预计总成本对完工程度的确认同样重要,但多数中小企业对项目预算重视程度不够,预算管理水平较差,预算执行情况缺乏必要的监督和调整,预计总成本的合理性与准确性很难保证,由此导致完工程度不准确。以A公司为例,财务管理基础相对薄弱,未建立项目预算制度和体系,业务部门和财务部门信息传递不畅,造成累计已发生成本和项目预计总成本核算不规范。

 

3.收入成本不匹配

 

部分公司收入确认有充分的完工进度依据,但成本确认按实际发生列支,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收入成本不匹配。如,对于公司(总承包商)来说,分包工程是其承建的总体工程的一部分,分包工程的工作量也是其总体工程的工作量,企业在确定总体工程的完工进度时,往往未考虑分包工程的完工进度和根据分包工程进度支付的分包工程进度款。在对A公司检查中,我局发现公司财务部门往往依据业务部门传递到财务部门的发票等单据列支成本,外协成本的确认时间依赖于业务部门取得外协发票的时间,外协成本未能同步按照完工进度予以结转,内控缺陷造成成本确认与会计准则不符,公司按照实际发生的成本确认而未按照完工进度确认成本情况的较为突出。以我局对公司业务合同的部分抽样来看,样本项目中A公司2011年和2012年少确认当期营业成本11.51%3.64%,均超过了公司报表层面的重要性水平,对公司当期业绩影响较大。

除上述问题外,我局在日常监管和现场检查中还发现,部分企业对财务报告期完工进度的确认,过分依赖于审计机构对客户发送的工程进度询证函结果,特别是在企业发行审核阶段。企业上市后,特别对于季报、半年报等资产负债表日,公司未能主动获取充分的内外部客观证据,仅在年审时依据审计机构发函结果,导致季报、半年报业绩数据不准确。

 

二、监管提示

 

我局在日常监管和检查中发现,完工百分比法执行不好的企业,多存在财务基础薄弱、项目预算管理水平低下、内控流程不规范等问题。为规范完工百分比核算方法,提高财务信息披露质量,我局对辖区上市公司提出如下建议:

 

1.增强财务基础建设,提高财务人员素质,充实财务部门人员数量,加强财务核算规范性。

2.提高完工进度内外部证据充分性,加强已完工成本归集和核算工作,确保收入和成本相匹配。公司对于完工进度按照获取的客户签字的《完工进度确认单》进行确认的,要保证及时性和恰当性,确保外部证据获取的完工进度与根据会计准则确定的完工进度没有重大差异,互相佐证,提高准确性。

 

3.建立项目预算制度,加强各部门沟通配合。公司应建立项目预算制度,提高项目管理水平,根据情况变化及时调整预计合同总成本,积极获取完工进度的外部证据,加强销售部门及项目执行部门等各部门与财务部门的沟通与配合,提高累计已发生成本的准确性。

 

4.加强信息披露。建议公司主动在会计政策中明确确定完工进度的方法并在定期报告中进行披露。通过加强信息披露,促进企业逐步完善财务基础,提高企业会计准则的执行质量。

 

关于上市公司进一步规范研发费用资本化的监管通报

发布时间:2014-01-07

来源: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

辖区各上市公司: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规定, 企业在符合资本化条件下可将研发费用资本化。我局在对辖区公司进行检查中发现,发现部分软件行业上市公司在研发费用资本化方面存在较多问题,如研发费用并不完全符合资本化条件,研发支出过度资本化,研发费用中大量人力成本核算依据不充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通过研发费用资本化调节利润的倾向等等。现以甲公司为案例,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基本情况和问题

 

甲公司属于软件行业,于上市前启动AB两项目子系统的开发工作,当时的研发费用未进行资本化,发行上市后相关研发费用开始进行资本化。截至2012年末,A项目已完成,总投入6000余万元,其中资本化金额超过90%B项目完成进度过半,2012年度资本化的研发支出共2000余万元。连同公司其他处于研究开发阶段的项目,2012年度进行资本化的研发费用合计占当期净利润的50%以上,对公司损益产生重大影响。

 

1.研究阶段与开发阶段的划分标准不清。

 

研究阶段是探索性的,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开发阶段一般是指具备形成新产品或新技术的基本条件, 研究与开发阶段的划分有赖于企业的审慎判断。上述甲公司的研发项目启动于发行上市前,研发费用全部费用化处理,发行上市后即将相关研发费用全部予以资本化,上市前后处理方法不一致,但公司对研究阶段与开发阶段的划分是否合理、与业务实质是否相符并未提出充分的理由和依据。

 

2.开发阶段相关支出资本化的条件不明确。

 

对开发阶段的支出, 会计准则规定只有同时满足五项标准才能资本化, 而这五项标准均是原则导向规定, 实际操作仍依赖企业的审慎判断。仍以甲公司为例,其未针对研发费用资本化制定严格的、覆盖所有环节的制度和流程,研发费用所属阶段认定较为随意,无明确标准,研发费用存在过度资本化情况。

 

3.研发费用中大量人员费用的归集核算依据不充分。

 

会计准则没有明确研发支出的核算, 唯一可以作为核算参照依据的只有财政部第194号文,该文件规定企业的研发费用核算范围。研发费用的归集核算有赖于公司的成本管理,如果公司各类成本费用核算基础相对薄弱,开发阶段相关支出的核算和归集也不准确清晰。上述甲公司研发费用中包括大量人员费用如工资、福利、差旅费等,个别公司人员费用占研发费用比重高达80%。但我局在检查中发现,实际归集在研发项目中的人员显著多于项目立项文件中载明的人数,且公司无法提供详细的人员调整、变动的审批、留痕资料,核算依据不充分。

 

二、监管提示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要求,开发阶段有关支出的资本化须同时满足5个条件:①完成该无形资产以使其能够使用或出售在技术上具有可行性;②具有完成该无形资产并使用或出售的意图;③无形资产产生经济利益的方式,包括能够证明运用该无形资产生产的产品存在市场或无形资产自身存在市场;无形资产将在内部使用的,应当证明其有用性;④有足够的技术、财务资源和其他资源支持,以完成该无形资产的开发,并有能力使用或出售该无形资产;⑤归属于该无形资产开发阶段的支出能够可靠地计量。

 

上述条件均需公司一定程度的主观判断。为保证研发费用资本化的准确、合理进行,提示公司应注意以下几点:

1.研发费用资本化门槛较高,公司应审慎对待。应严格制定研发费用资本化制度并规范执行,明确资本化时点、依据和内控流程,注意重点环节的控制及留痕,为研发费用资本化的合理归集提供充分依据。

 

2.公司应当明确研发费用的开支范围和标准,严格审批程序,并按照研发项目或者承担研发任务的单位,设立台账归集核算研发费用。

 

3.公司应加强成本费用核算基础,加强成本管理,保证开发阶段相关支出的核算和归集准确、清晰。